想向更多的中国朋友传达我的歌声

《全金属狂潮!IV》主题曲演唱者山田珠露专访

Meeting Room|录音笔8月10日 6时30分

为TV动画《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以下简称:末日)演唱了剧中插曲、包办了剧场总集篇《全金属狂潮!DC版》三部曲主题曲及TV动画第四作《全金属狂潮!Invisible Victory》(以下简称:全金)OP、ED(作词作曲演唱)的歌手山田珠露(山田タマル)小姐于7月4日来到Animate上海店举行了小型的签名会,7月5日在育音堂举行了小型个人演唱会,并在7月7日参加了上海高岛屋的“夏日祭”,现场除了演唱了《末日》与《全金》的歌曲之外还带来了几首个人的原创曲目。山田珠露小姐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接受了Anitama的独家采访,畅谈她的个人经历及参与这两部作品的制作幕后。


——非常感谢山田珠露小姐来到中国,现场的演出非常出色。首先想问问山田小姐,听说您这次其实不是第一次来到中国吧,那么请谈谈您对中国的印象?

山田 对,这次是我第二次来到中国,第一次是在今年的3月份,正好是中国这过春节的时候。那次经由介绍和这次高岛屋夏日祭的主办方taka先生见了面,决定了这次的演出活动。难以置信,这么快就能够再次来到上海,而且还办了个人的小型演唱会。虽然这次的日程也非常紧张,从Animate上海店的活动、个人的小型演唱会到今天(7月7日)的高岛屋夏日祭,能有这么多热情的朋友来参加这些活动,让我感到又惊又喜。

——那么,对中国的粉丝印象如何呢?

山田 我在唱《Even…if》的时候,台下的反应非常强烈,过去没有这样的感受。因为我在创作了动画的歌曲之后,还没什么机会参与动画歌曲相关的活动。之前我作为嘉宾出席了“Anime Japan 2018”的舞台活动,当时是《全金属狂潮!Invisible Victory》动画的主题曲情报和宣传影像首次公开,只是在舞台上跟大家打了招呼,没有唱歌。这次是我第一次在中国办演唱会,而且还演唱了《全金》的主题曲,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支持我,让我切身体会到了大家的热情和对《全金》的爱。比起日本,中国的大家要更加热情、激动,我自己也被大家的热情所打动。

——希望您今后还有机会在中国举办演出的时候,能让更多的观众看到您的现场演出。那么刚才您也提到了这次的日程排得非常紧张,想问问这次有时间到哪儿观光吗?

山田 这次去了松江大学城内的广富林古文化遗址,领略到了公元前的历史文化魅力,上一次来上海去了豫园。这次因为主要是受邀来参加演出,上次也一样,没什么参观的时间,希望今后还要机会再到各地去观光游玩。

——那吃的东西呢?

山田 基本上我全都喜欢。

——顺带问下,辣的食物也没问题吗?

山田 很喜欢超喜欢。不过太辣的食物大概肠胃会受不了吧。昨天在上海转了转,完全融入在人群中,去一些看上去非常受欢迎的小店排队,因为是周五的关系吧,人非常多。我们没去那些高级的餐厅,太安静太干净了,没什么意思,而且我也想多看看人,多感受下当地的风土人情,只有去这些人多的地方才能感受到。上次来的时候还去了南京路,那附近特别有古色古香的气氛,稍微逛了逛就直接在附近弄堂的面摊坐了下来,一般可能不会选这儿吧,但确实很美味,量也很足。

——接下来,为了让中国的大家更加了解您,我们开始提一些关于过去的经历、音乐活动的问题。您在小的时候主要受到父母的影响,在西洋乐、爵士乐、乡村音乐的环境下长大,那么当时有励志将来要从事音乐相关的工作吗?

山田 其实当时还只是纯粹喜欢音乐,家里也经常放着西洋乐、爵士乐。在高中的时候组了乐队,那时开始接触摇滚,我担当乐队的主唱,还买了吉他,开始试着自己去作曲。不过那时候想做的其实是医生的工作,这跟家里也有点儿关系,开始思考一些跟疾病、生死相关的事,就想做一些救死扶伤、与生命有关的工作。

在开始乐队活动之后,就像这次的演出一样,经常去Livehouse这样小型的场地进行演出。算是转机吧,比较大的一次演出,就是学校的文化节,因为我也加入了轻音部,和动画《轻音少女!!》的大家一样,我也和轻音部的各位在文化节上表演。当时有朋友来看了我们的演出,在这短暂的时间内,过去的那些烦恼与不愉快统统抛开,完全享受在音乐中。看到他们的表情后,我也开始认识到,今后我似乎也能像这样一边唱歌一边生活,如果能做这样让大家高兴的工作,也未尝不是件好事。人生只有一次,终有一天尽归尘土。不如,让这样的人生灿烂地绽放那些个无法忘怀的瞬间。我就希望将来能够为他们、也包括我在内,一起制造这些能够铭记于心的时间,而我能做的也许就是通过歌曲、通过音乐来为大家制造这些时间。这也是某个朋友告诉我的,然后我就想在将来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开始参加了一些试音。

——吉他和作曲这些都是自学的吗?

山田 完全是自学,自己买了曲谱,开始先试着弹,逐渐自己摸索到了,开始弹着一些心情舒畅的调子,哼着歌词。在我16岁的时候,写出了自己的第一首原创曲子,而且是英文歌。之后也开始写一些日文歌词,现在也是一边弹着吉他一边哼着歌词进行曲子的创作。

——您的英语也不错。

山田 英语也是自学,在学校姑且是学过,但主要还是通过小时候听的那些西洋乐、爵士乐、乡村音乐,开始接触的英语。我非常喜欢语言,经常去翻阅一些词语,这也和我作词息息相关。

——您在大学的时候还拿过一个广播广告(Radio CM)的奖项吧?

山田 对,在大三的时候,当时在大学有个广告相关的课程,刚才也说了因为我喜欢语言嘛,这个课程对我也有帮助,正好在研讨会上有个课题会拿去参赛,所有研讨会上的学生作品都要参加,主题是“不能排除的感觉”,我当时就做了个15秒的广播广告。提交了之后,就被拿到“全日本CM放送联盟”(ACC)学生广告竞赛上,没想到还拿到了奖。

其实在高中的时候,我也去应募过了TBS的《COUNT DOWN TV》,这节目我过去也一直在关注,当时就试着鼓起勇气去应募了他们的甄选,投了不少录音带,可惜都没被选用,那期间正好是备考大学的时期,因为都没有被征用,所以就想着干脆去考大学,开始认真学习,之后考进了大学。但我没有打算放弃音乐方面的工作,在大学的时候也加入了音乐相关的社团,自己也会去Livehouse演出,继续参加一些音乐的试音。

——过去的这些经历对您现在的音乐创作有影响吗?

山田 我的音乐创作道路一直在继续,没有停下来,从高中开始就拿起吉他创作音乐,只不过当时更像是通过音乐把自己的心情抒发出来。而在之后接到一些商业的工作,或者是广告的音乐或者是电影的音乐或者是电视剧的音乐,都会有个明确的主题和概念,这些主题也和我个人的感情很相近,某种意义上,一直持续着音乐的创作,我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改变,在音乐创作的生涯中,我也逐渐感受到这其中的奥妙与乐趣,现在我也还在不断摸索,今后还会遇到什么类型的音乐,通过自己的感受和理解又会创作出怎样的音乐,这些对我来说都是未知数。不过现在回过头来,还是会觉得,果然音乐创作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所以在大学刚毕业的时候,也还在进行着自己的“地下音乐”活动吧?

山田 是的,以前的时候还出过2张自己制作的迷你专辑。大学毕业之后,在我正式出道之前,一直都在东京的Livehouse进行演出。当时也想到日本的其他地方演出,像是大阪的Livehouse、唱片店等等,想把我的声音、音乐传达到更多的地方。

——那是什么契机促成了您正式出道呢?

山田 在参加这些地下活动的时候,也会把自己做的唱片寄放到他们那卖。有一次在Livehouse唱歌,正好资生堂“MAQuillAGE”(心机彩妆)广告的音乐制作人来看了我的演出。“MAQuillAGE”的广告随着季节更替就会换上新的广告歌,当时这位制作人就问我,“要不要试着唱这一季的广告歌?”我当时也想作为歌手出道,那就以这首曲子《My Brand New Eden》作为我的出道单曲实现正式出道。

——您在这之后还为剧团“TETRACHROMAT”(四色视者)的舞台剧创作了音乐,而且您还出演了在2016年上演的舞台作品吧。

山田 出道之后开始创作了不少商业的音乐,剧团“TETRACHROMAT”的演出家也是一直照顾我那位音乐制作人的朋友,经由介绍来看了我的演出,当时就相中了我,希望我能为他们的舞台作品创作音乐。我过去也没有为舞台创作音乐的经验,就想着,“让我来做这音乐,没问题吗?”不过对方诚心诚意地希望我能够加入他们,为他们创作音乐,我也就答应了下来。剧团“TETRACHROMAT”现在一共三部作品,其中第三部作品,也让我作为舞台演员出演了。这三部舞台剧的音乐都是我一人用这把吉他创作的曲子。

——顺带问下,是什么类型的曲子?像音乐剧那样歌词中加入了故事的展开吗?

山田 有的歌曲是加入了剧情的曲子,配好了歌词,让演员来演唱。有的则是演员们在舞台上表演着,我则在一旁弹着吉他哼着曲子。在那部作品中,我也领了个角色,因为那个角色正好就是要边弹吉他边唱歌的,我就拿着吉他说台词,音乐兼演员出演了这部舞台剧。

——很可惜在中国不能看到这个演出,今后也试着期待下能够看到这样的表演吧。中国的各位最早知道山田小姐应该都是在《末日》的时候,接下来我们就问些《末日》相关的问题。首先想问下,是什么契机让您参与到了这部作品,不仅演唱了插曲还亲自谱写了乐曲?

山田 最早是通过角川书店的关系者介绍到了同属角川的制片人伊藤敦,其实当时《末日》和《全金》的项目是同时进行的,就希望由我来为这两部作品创作歌曲。《末日》的进度在先,当时的音乐已经确定由加藤达也先生来创作,片头曲和片尾曲也都决定好了曲子和歌手,我是中途加入的,当时就在想,那我要以什么形式来参与这部作品?那会儿已经决定好了要在剧中放那首名曲《Scarborough Fair》,正好还缺个演唱人,我就试着翻唱了下这首歌,现场的各位听了之后都非常满意,就决定让我连带这首歌一起,包办剧中全部插曲的演唱。

接着是《Always in my heart》,加藤先生当初已经写好了这首的曲,毕竟这首是珂朵莉的主旋律,有好几个版本,其中一个就希望让我来填上英文歌词并演唱。再之后,现场的制作人员们希望由我来专门为珂朵莉写别的插曲,就是在故事的后期放的《I call you》和最后一话放的《Ever be my love》,这两首都是由我担当作词作曲,而且是英文。简单来说,就是先有了《Scarborough Fair》,再唱了《Always in my heart》,然后创作了《I call you》和《Ever be my love》。

——在创作这些动画歌曲的时候,一般都是要看原作或者动画脚本的,对吧。

山田 我的话是在唱《Scarborough Fair》的时候就去看了原作,当时就在想动画的进度应该是怎样,不过我没听说这些情况,这些曲子的创作肯定是要以故事为背景的,虽然音乐制片人斋藤(滋)先生也会给我讲解故事的大纲、概要,“请以这个主题进行创作!”但我自己为了更了解这部作品的主题,会去研读原作。

——在唱《Always in my heart》的时候有和这首歌的作曲、本作的音乐担当加藤达也先生进行怎样的交流吗?

山田 其实并没有怎么和加藤进行交流,前面也说了这首歌的曲子作为珂朵莉的主旋律,在我唱之前加藤先生就已经写好了几个版本,我当时只是作为一个词作者,只要想着如何填词,主要的交流是和音乐制作人之间进行的,当然和加藤先生有打过招呼,在录音的时候也见了面。不过正因为有这首《Always in my heart》,希望之后还能和加藤先生一起合作,在音乐创作方面也进行了交流,我跟他之间的关系也不错。

——关于最终话的片尾曲《Ever be my love》,这首歌出现在珂朵莉离开了人世间,大家回到日常生活。当这首歌响起的时候,虽然珂朵莉已不在了,但却给这个世界的未来留下了希望,画面很明亮,配合着剧情很悲伤,曲子和山田小姐的声音都很温柔,我在听这首曲子的的时候,心灵就像被洗涤了一样,而这股爽朗的余音也一直在心里缭绕着。您在创作这首曲子的时候,有预想到观众在看的时候在听的时候会是怎样的效果吗?

山田 应该没有想到观众会有怎样的心情,不过,在写《Always in my heart》歌词的时候,感觉自己就是珂朵莉,如果自己是珂朵莉的话,在这样的状况下会是怎样的心情,用歌曲来表现的话是怎样,我想大家在看这部作品的时候,如果能被这个歌给感动到,那就是和作品本身、和珂朵莉达成了共鸣,动画想要表达的心情确确实实地传达到了观众的心里。这也是因为作品本身非常优秀,我自己看了也非常感动,那我该如何用歌曲来将这份感动传达给观众,这就是我的工作。能够听到像这样对曲子的评价和反馈,我也非常高兴。

——接下来,我们来具体谈下《全金》主题曲的创作。前面您也谈到,当时在见到伊藤制片人的时候就已经接下了《全金》的主题曲创作,那会儿就已经包括了第四作《Invisible Victory》和动画第一期导演剪辑版三部曲的全部主题曲吗?

山田 导演剪辑版三部曲的的项目在《IV》之前,经由伊藤制片人的介绍与千明孝一监督见了面,大家在一起促膝长谈,斋藤音乐制片人也在场,一起商量导演剪辑版的主题曲该是怎样的曲子。我也没想到,竟然三部的音乐都让我来做,这样的机会真的很难得。《全金》毕竟是过了这么多年的作品,有着庞大的群众基础,必须创作出让大家都接受的曲子,我还是感受到了一些压力,但有压力才有动力。这三部作品的主题分别代表了三种不同的颜色:红、黄、蓝,我要用歌曲表达出来。

一方面,这些主题曲分别意味着一个阶段的结束,新阶段、下一个展开的开始;另一方面,这些曲子又代表了小要和宗介的心情,从小要和宗介的相遇到心灵相通,接下来的路很艰难,各自背负着悲伤痛苦的经历,但在今后肯定有美好的未来等待着他们,我也把这些对他们的祝愿、他们各自的心情和坚强的意识写到歌中。就像在写《末日》时一样,时而站在小要的角度,时而以宗介的心情,来写这些歌词。我也很喜欢《全金》,看了原作小说,非常荣幸能够参与这部作品。

——在写这三部曲的主题曲时,是否有意识到过去下川美娜(下川みくに)小姐当年唱的主题歌呢?

山田 下川美娜小姐唱的那些歌我都听过,当年的动画我当然也看了。比起说是意识,更不如说是在意吧。毕竟下川小姐唱的那些歌这么多年来一直陪伴着大家,和当初这些美好的画面一起留在大家的心中,接下来,如果换上全新的歌曲之后,大家会以怎样的心情来面对,我也充满了期待。

——那在写《Even…if》和《yes》的时候,这些歌词在您的脑中有呈现出怎样的画面吗?

山田 在商谈的时候,主要是给我了一个主题,希望写出怎样的曲子,当然在创作的时候还没有动画的画面,不过从给到的这些关键词中,不由得会联想到一些画面。《Even…if》其实写了好几个版本,提交了三次,前两次虽然没通过,但得到了这样的意见,“希望能再努力下,再‘快点’的话可能会好很多!”这时候我就想到了其他动画的片头画面,主要还是从伊藤制片人、中山胜一监督那得来的关键词中获取的灵感吧。

——那英语版是如何创作的?一开始就有想过要出英语版吗?

山田 刚开始只有日语版。在中途的时候,突然跟我说想出英语版。那我就“试试吧”的感觉,开始写英语版。英语版和日语版相比,词汇量更多,我在唱的时候也感受到基本没有让我喘口气的时间,非常紧凑。自己在写的时候可能没感觉到,但唱出来完全不一样。英语的发音和日语当然区别很大,但两个版本的意思不能差太多,所以在置换词语的时候,尤其是选词的时候绞尽了脑汁。

英语版不论是唱还是写都比日语版要复杂。在写完后,会先录一段小样给各位关系者,大家听了后感觉都很不错。不过在正式录音的时候,真的好难。主要难的一点在于,要让大家像是在听日语版一样,听英语版的时候也感觉不到异常的地方,这才能算是这首歌的成功,所以在正式录音的时候也还在修改歌词。虽然很难,不过挺有趣的。

——原作者贺东招二老师听完之后感想如何?

山田 贺东老师基本不会干涉音乐上的制作,在上映会上,他听到了英文版之后也表示非常满意。

——那么这次来到上海会对您的音乐创作有什么影响吗?比如创作以上海为印象的曲子之类的。

山田 我非常喜欢上海,我觉得上海比东京要更加有都市的感觉。我有在写以上海为印象的曲子,中文也在加油。其实用日语写的以上海为印象的曲子已经写好了,希望将来能够收录在专辑里吧。

——我们也非常期待能够听到。

山田 希望将来还有机会创作更多的动画歌曲,并在大家的面前演唱。我也希望下次来上海的时候能够在大家的面前用中文演唱,或者是翻唱大家耳熟能详的歌曲。将自己对上海的心情,用歌曲表达出来。我这次来到上海,真的感受到,动画作为一个文化,驾起了一座桥梁,连接了日本与中国,连接了过去与现在…这次也拍了不少影像,希望能够以上海为起点,通过这些影像和歌曲,传达到世界。

——那么,接下来您还有什么特别想挑战的的事吗?

山田 中文!还有全世界的语言!用各种各样的表现方法,来创作音乐。这次的演唱会也是,用了二胡伴奏的形式,也希望接下来能和全世界的其他传统乐器进行合作。动画也是,参与动画制作的各位职人都很用心良苦,将自己对动画的热情投入到作品中。所以我在演唱和创作动画歌曲的时候,也希望用我自己能表现的形式,将优秀的作品带给大家。

7月5日,山田珠露在上海育音堂上的演出,与作为二胡伴奏的嘉宾潘丽进行了合作

——您过去喜欢动画吗?

山田 我过去经常看动画,跟我差不多年龄的朋友大多都会看动画吧。像是《新世纪福音战士》《乱马1/2》…漫画的话喜欢《凡尔赛的玫瑰》《灌篮高手》,差不多是图书馆也开始陈列各种漫画的时候,所以那时候看得比较多。

——最后请向中国的朋友说上一句。

山田 这次虽然在上海参加了两次活动,今但后还希望向更多的中国的小伙伴们传达我的歌声,我也会继续努力创作更多的歌曲,也请希望能够继续支持我!谢谢你们!

封面: 山田珠露小姐受访照片

© 录音笔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