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之恋的幻想与现实

NHK“指原百科全书”节目BL特辑

Broadcast|谢枫华2016年6月16日 6时30分

NHK综艺节目“指原百科全书”在6月11日深夜播出了“BL特辑”,介绍Boys Love的世界。在节目中,偶像团体HKT48成员指原莉乃本着“喜欢BL的人有不希望被人冒犯的领域,所以想要慎重地进行学习”的态度,请来多位专业嘉宾,由他们对BL进行了多方面的解说。

节目首先简单介绍了BL在日本的现状。如今的日本,每月会出版上百本BL题材的小说、漫画和杂志,在大型书店中都会有专门的BL区域。今年上映的BL动画电影《同级生》更是空前卖座,票房收入超过2亿日元,观看者达到14万人次。

而在女性御宅族们聚集的东京池袋,还出现了“BL咖啡厅”。咖啡厅中的店员都是被设定成高中生的年轻美男,客人们在这里欣赏这些店员们之间的亲热举动。只要支付980日元(约合人民币61元),还可以任意点名两位店员,在自己面前上演捏饭团或者吃Pocky之类令人脸红心跳的表演。

面对镜头,来店的顾客们纷纷表示,看着帅哥们在眼前做出漫画一样的亲热行为,有种好像这个空间都变成了二次元一样的感觉,明天也更有干劲了。

而BL咖啡厅的店员则说,咖啡厅开设之初,一天只有4位顾客;然而到了现在,每天已经会有八九十位客人。

根据矢野经济研究所的调查,2015年,BL的经济效果高达21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3亿元)。如今,BL已经成为了不可忽视的一大社会现象。


“男人喜欢上男人有什么好的?”节目中指原莉乃提出的这个问题,想来也是无法理解BL的一般民众的共同心声。在节目的开头,animate店前的两位女性给出了“有种‘禁忌之恋’的感觉”“‘不能喜欢上’这种煎熬的过程,不知道怎么地就令人看着心跳加速”的回答。

为了获得更有说服力的答案,指原莉乃前去采访了投身于BL的世界、创作出众多畅销作品的漫画家——影木荣贵。

影木荣贵担任原作的漫画《LOVE STAGE!!》,不仅被改编成小说、动画,还推出7种语言的版本,面向全世界出版,在日本国外也有着相当的人气。由她来解说BL为什么能够博得如此广泛的欢迎,再合适不过。

影木荣贵本人出身名门,她的外祖父是日本前首相竹下登,视觉系摇滚歌手DAIGO是她的亲生弟弟。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她受到了严格的家教,不要说没有接触BL的机会,就连想看有大尺度的模特写真的周刊,都必须偷偷潜入外祖父的房间,小心翼翼地从书堆中抽出一本杂志,悄无声息地看完之后,再不声不响地塞回远处。

这样长大的影木,在阅读《足球小将》的时候,看到漫画中翼、岬和若林三名男性角色同时受伤、露出痛苦神情的场景,却从中感到了色气,心跳不已。为自己的这种心情困惑的影木,有一天看到了表姐幽木游贵和朋友一同制作的BL同人小说。就在那一瞬间,她终于明白了令自己心旌搖曳的究竟是什么,找到了本能的宣泄点。

为什么女性会喜欢上不是描写男女恋爱、而是以男性之间的恋爱为对象的BL作品?影木给出的回答有些出人意料。她认为,女性受众在BL中追求的是“治愈”。对她来说,少女漫画的世界过于真实,难免会代入女性视角,结果反而徒增烦恼。

比如说,少女漫画中可能会出现女主角早上睁开双眼,发现身边躺着一个男人,自己也一丝不挂,一时间不知所措。看到这里,影木就会不由为女主角担忧起来:她这两天有没有处理过体毛啊?手头有没有能凑成一套的内衣啊?

但如果换成BL作品,因为影木对男性的日常生活一无所知,不会有那么强的代入感,也就不会产生这些忧虑,可以把一切都当做纯粹的幻想去享受,将全身心投入到作品描述的浪漫恋情中。

被问及如何能够创作出深受喜爱的BL作品时,影木荣贵以自己的《LOVE STAGE!!》为例解说。这部作品不仅仅有恋爱的要素,还以演艺界为题材,加入了丰富的设定,使得对单纯的恋爱作品没有兴趣的读者也可以投入其中。

除此之外,恋爱漫画剧情主要依靠对话推进,但是影木尽可能地让她笔下的角色动起来,例如在街上狂奔、或者道歉时下跪等等。这种“过度反应”式的夸张动作,也是她有意为之。

而在创作BL作品时,有哪些必不可少的事项呢?影木认为,当然是因为恋爱双方均为男性而生的纠结。“我明明是男人,却爱上了另一个男人,该如何是好?”这种纠葛的心境必须用心去描写。除此之外,越是“被禁止的爱”,越有“必须跨越的障碍”,恋爱才会越发炽烈。BL描写的,其实也是这种恋爱剧的“王道”。

在采访的最后,指原提出了一个直截了当的问题:“画BL赚钱吗?”影木也直言不讳:“说实话,挺赚的。”影木虽然出身名门,但自大学以来一直自力更生,漫画也是从同人志画起才有了今天的成功。虽然有人质疑她成为职业漫画家是靠家里的关系,但是影木愤而反驳:“我要是有关系我就去《JUMP》了好吧!现在能靠关系让我去《JUMP》我也去啊!”


在结束了对影木荣贵的采访之后,指原莉乃对BL产生了兴趣,希望能够对最近的BL作品有更多了解。于是节目组请来了BL漫画杂志《Magazine BE×BOY》的编辑藤田早纪。藤田虽然编辑经历只有5年,但已经参与了不少成功作品。她为指原介绍了BL流行的类型。

藤田介绍的第一个类型是“クズ系”,如绪川千世的《屑》。正如其名,这一类型的漫画描写的是无药可救的渣男们的恋爱故事。

第二个类型则是“枯れ専”——专爱50岁以上的老年人的漫画。被用来举例的,是市ヶ谷茅的《けむにまかれて》。这部作品描述的是著名小说家和年轻编辑之间的恋情。为作家的背影着迷的编辑,被老练的作家玩弄于股掌之间,两人的距离不断缩短,最终合而为一。这类漫画的魅力,在于在BL已有的“同性之间的恋爱”之上,又加入了“年龄差”这一层障碍。

第三个类型“ボコリ愛”,其特色在于男性之间通过互殴来传达爱意。其中的代表作中村明日美子的《ダブルミンツ》,讲述名字发音相同的两名主角之间彼此殴斗的扭曲关系最终演变为爱情的故事。和男女恋爱不同,这一类漫画,正因为双方均为男性,力量基本对等,才可能成立。双方在不断地殴斗中拉近距离,在相互认同中坠入爱河。

第四种类型“男夫婦”比较好理解,就是男性恋人像一般夫妇一样共同起居生活的故事。节目中提到的御景椿的《できちゃった男子》,讲的就是一对同性恋人某天突然被委托照顾婴儿,在忙乱和困惑中也和孩子一起成长,是一部温暖人心的作品。在这一类的奇幻风格作品里,甚至还有可能出现男性角色自己孕育孩子的剧情。

听完这些介绍,指原和另一位嘉宾、男性漫画家江川达也都叹服于BL漫画的范围之广泛、创作之自由。藤田认为,BL作品一直在不断地吸取女性最先端的喜好并加以表现。这也是BL能够始终虏获女性受众的原因之一。

除了这些五花八门的类型之外,节目还介绍了一个BL用语:“匂い系”。这个术语不见得用在BL作品上,而是指从男性间司空见惯的对话场景、或者体育比赛里男性运动员间的配合等寻常场景中,感受到心动。根据场合,“匂い系”的妄想不一定会达到恋爱的境地,也有可能只是对这种互动感到可爱而已。


那么,BL是如何发展成今天这样种类繁多、人气旺盛的社会现象的呢?节目组又请来了在多摩美术大学等地开课的BL研究家沟口彰子,讲述BL的进化论。

根据沟口的说法,BL的发端可以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前半段,少女漫画中出现了一批被称为“少年爱作品”的作品。在这些漫画里,并没有作为主人公的少女;故事讲述的是少年之间的感情。

萩尾望都讲述不老不死的少年爱上人类少年的《波族传奇》(1974年)和竹宫惠子描写被大人们玩弄的少年们的爱情的《风与木之诗》(1977年),便是其中富有开拓性的杰作。

这些作品点燃了“少年爱作品”的星星之火。1978年,专门刊载少年爱漫画和小说杂志《JUNE》应运而生。籍由创作、阅读漫画的女孩子们的口口相传,核心的少年爱作品爱好者逐渐扩大起来。“耽美”一词,也在这一时期诞生。

到了第二年,魔夜峰央的漫画《巴得利奥!》开始连载。这部常青作品在日本知名度甚高,曾经被改编成动画,漫画原作更是至今仍在连载;虽然是在少女漫画杂志上刊载的作品,但男性读者也为数不少。《巴得利奥!》是一部讲述马力奈拉王国的王子巴得利奥被卷入种种事件的无厘头搞笑漫画。然而,漫画中登场的班克兰和马莱赫两名主要男性角色却被设定成恋人关系,甚至还出现了比较刺激的描写。得益于漫画的高影响力,这部作品成为了一般人知道“少年爱”这个类型的契机。

为什么会在一部搞笑漫画里加入这样的设定?节目为此采访了魔夜峰央本人。魔夜自陈不会画女人,画起女性角色来都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他认为大多数的男性漫画家也都是如此。为了摆脱这一劣势,魔夜想到的,就是创造一个身体是男性的女性角色。他笔下的班克兰和马莱赫,虽然表面上看是两个男性之间的感情,但实质上仍然是男女间的故事。这样一来,他就觉得比较容易下笔了。

起初,魔夜也曾经困惑过:在一部搞笑作品里加入少年爱的元素是否合适?不过读者反响非常热烈,他也确信了自己的这一举措没有错,得以常年保留了这个设定。

和《巴得利奥!》同一时期,还有一部革新的漫画,就是木原敏江的《摩利与新吾》。这部漫画讲述的是自幼一起长大的两名主角在高中生活中意识到心底的感情的故事。有别于以往幻想色彩强烈的少年爱作品,《摩利与新吾》在贴近现实生活的场景里,用更加写实的笔触描写了两名主角心中的纠葛。在那个对同性恋者的歧视和偏见还根深蒂固的时代,这样一部作品的发表,对沟口彰子来说,不啻是一场革命。

虽然一般来说,喜欢BL的女性大多数都是异性恋者,但沟口本人却是同性恋者。就在她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并且为此而苦恼、收集各种资料的大学时代,《摩利与新吾》中摩利对同为男性的新吾超越友情的感情,和对这份感情暴露的恐惧,令沟口感到了强烈的共鸣,并且得以认同自己的感情。

听了沟口的故事,指原也提出,随着BL漫画不断地问世,世间对同性恋的偏见会逐渐减少,而像沟口一样因此而获救的人或许还为数不少吧。

“BL”这个字眼的诞生,还要等到20世纪的90年代。到了21世纪00年代中期,互联网的普及令BL的市场得以扩大,BL作品也响应时代,不断进化。满足读者们的幻想的同时,BL作品也在重视向社会传达信息。

在沟口看来,BL作品的进化系的佼佼者,莫过于中村明日美子的《同级生》系列。漫画中的主角们对父母坦白自己的性取向,在朋友面前也毫不掩饰两人间的恋情,甚至彼此许诺在毕业后结婚。沟口认为,这部作品明明应该是幻想,却有着强烈的真实性,甚至现实中的同性恋者要如何成功出柜、如何向社会展示自己和恋人间的关系,都可以从中获得参考。

学习BL的进化史,也令指原和江川感触颇深。沟口甚至宣言,她认为BL是20世纪最大的发明。BL在满足女性读者的欲望和萌点的同时,也在为社会上现实存在的问题提出解答。在沟口看来,再没有能够如此兼备娱乐价值和社会意义的类型。

封面: 《同级生》

© 谢枫华 / Anitama

相关阅读
评论